Tuesday, July 2, 2013

问题 [你会怎么做? ]


如果你的孩子,


把一部停在路旁的车子刮花

请问,

你会怎么做?

(明天给答案)

4 comments:

家勤 said...

我会看那孩子是几岁。

苦妈 said...

要认真的答案,还是搞笑的答案?我明天再来回答har~~

yoyo said...

家勤,大概5岁吧~

苦妈,认真

yoyo said...

愿与天下所有的家庭分享这篇文章。。。。。
前一阵子让我听到一个很荒唐的事,一名五岁的小女生,把一部停在路旁的车子刮花,这件事,让父亲知道了。
父亲非但没有及时给予正确的辅导,还教唆女儿:“无论谁问你,是不是你刮花那部车子,你都要说不是,切记切记。”
 
父亲说完后就马上再问小女生:“你有没有刮花人家的车”小女生天真无邪的回答说:“有。”父亲再告诫之后,又重复几次的问小女生,小女生都依然回答说有。这时父亲老羞成怒的对着女儿大吼说:“你这人为什么这么笨,爸爸不是告诉你,谁问你都说不是。包括爸爸在内。”
 
真没想到,今时今日的社会竟然还有这样自私的父亲,因为害怕车主要求赔偿,而误导自己的女儿。
 
这件事,让我回想到自己童年时因好玩而犯下的一件错误。那年我好像也是五岁,妈妈带了我和两位姐姐到父亲朋友家玩(离家大约步行20分钟)
当时两位姐姐与妈妈在屋里和朋友聊天。我就和她家的孩子在屋外玩。我们两人都拿着长棍子在模仿电影里的大侠打斗。正当我们玩得兴高采烈时,乐极生悲的事发生了。
 
我不小心把停放在那里一部车的车灯打破。(当时那位车主从店里出来的样子,我依然还记得非常清楚。)车主破口大骂,我被自己闯下的大祸吓得号啕大哭。
妈妈在屋里听到吵杂声走出来,知道是我闯下大祸,就马上狠狠地修理我。(地点是在大路边)我被打得一直向妈妈求饶,妈妈却是越打越狠。直到旁人及那位车主叫妈妈不要再打了,妈妈才狠狠地停下手。
因为家里穷,妈妈根本没钱赔偿给那位车主。所以才会下手那么狠。
后来,妈妈丢下我一人在现场,带着两位姐姐回家。(我记得妈妈走时,还回过头很凶的对我说:我没有你这个孩子!!!)
我童年的这件事与上一件有何关连呢?父亲对那位小女生的误导会在她潜意识心灵种下怎样的信念?我那次的“闯祸”让我当时的心灵又种下怎样的碎片呢?。。。待续
 
我曾经就那位小女生的课题问身边的一些人。如果那位小女生是你的孩子,你会怎样做呢?一些人回答我说,“会告诉她这样做是错的,以后不能重犯。”也有的人回答说,“一定要给她一定的教训,让她以后不敢再重犯。”
 
我给他们的答复是“我会带着我的孩子去找到那位车主,赔偿他的损失,并叫我孩子向他认错及请求他的宽恕。”
 
我这样做,是要让孩子知道,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任。但是,我相信,现今的社会,还依然存在着“我妈妈过去的那套教导模式”。
 
让我们来剖析整个事件,
 
那位父亲,在女儿的犯错事件中,被勾起了他内在一些古老层面的课题。其中除了个人的自私心态(自私;是幼小心灵时期遭受某种心碎而形成内在小我自我保护的一种表现)以外,更勾起他内在的羞耻(羞耻;童年时期犯错被惩修而在心灵上留下的阴影)及罪恶感。
 
当女儿犯下这件错误时,勾起父亲内在的这三大块“自私,羞耻及罪恶感。”
 
而父亲内在的小我,害怕再一次被触动这个课题,就误导及教唆女儿说谎。(这就是人们犯错时,会用否认来推卸责任的缘故)
 
可是这名父亲不知道,他非但没给于女儿一个正确的教导,他还把自己内在的一些课题传承给了女儿。 而且,父亲的这种教导也会让女儿心里感到羞耻。(父亲还老羞成怒认为自己的女儿笨,教了那么多次还依然说“有”。其实,那是女儿心灵的“觉知”,所以才会坚持承认“有”)
让我们来谈谈这位女儿,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刮花别人的车子)
 
不管是“蓄意”或“无意”,她都是要向父母表达她内在不满的情绪及罪恶感。
 
当一名小孩的潜意识心灵想要拯救自己的父母却又无能为力时,都会做下“犯错”的选择(父母在孩子面前吵架,打架都会使孩子的潜意识心灵种下罪恶感。一些孩子甚至会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了要拯救父母)
 
父母除了要给于孩子正确的教导之外,也必须去看到孩子“要”犯错的核心问题。。。。。待续
 
前一篇我们谈到孩子选择犯错是因为要表达自己内在不满的情绪及罪恶感。(我不是在为自己犯下的那个错误而找个下台阶)
 
现 在,让我来谈谈母亲的家族原型。(在写这篇撰文之前,我和母亲通了电话,我告诉母亲会把她过去的事大略报道出来,母亲听后哇了一声说,她的私隐不就被公开 现世了,经过我道明写这篇撰文的用意时,母亲答应了。感谢母亲的支持。母亲她曾经非常排斥心理学,但,现在是我的长期学生了)我母亲是来自充满罪恶感的家 庭。虽然她曾经告诉我们(两位姐姐)小时候很被我外祖母疼爱,但,我不以为然,为什么呢?因为,母亲过去也不少次向我们姐弟三人透露她的童年。
我的外祖父,年轻的时候,造了很多孽(卖假啤酒,杀猴子做腊肠,卖字花“一种当时非法的博彩”,印假钞票等。。。)
母亲小的时候也差点就给了人家。在这样罪恶感深重的家庭长大,母亲怎么可能有个完整的心灵呢?
也因为这样,母亲十九岁那年在家人反对下与我父亲私奔并怀上了我大姐。(这件事是祖父后来向我透露的)
这些祖上的罪恶感都毫无保留的传承下来,我们姐弟三人也继承了它。
 
我的童年,有很深的无价值感。从小就选择了有个不健康的身体(这些都是内在小我在报复父母的诡计)
因为家里穷,导致我从小就有了很强烈的自卑感。(自卑感都是无价值感的代生物)种种的这一切,让我在当时生命的分岔口选择了叛逆。
当我打破车灯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完了,只是没想到会被修理的这么惨。
按照现今心理学的角度去分析,我当时犯下的大祸,确确实实是勾起母亲内在很深的罪恶感及其他的课题出来。(正如那位父亲一样,只是两人所呈现出的手法不同而已,内在隐藏的动机是一样的)
让我们来剖析那次的事件,当时闯祸的我已经很恐惧及有很大罪恶感了。母亲却还在众目睽睽下狠狠地打我,把我幼小的尊严打碎了。
母亲并不知道,她这一打,已经为我内在叛逆的“我执”增加力量了。
而母亲又抛下我带着两位姐姐回家。更牢牢实实让我内在的小孩增添被遗弃的受伤。这些都是让我内在的坏小孩有了更多的筹码。我越走越远了。。。。。。待续
 
1994年开始接触美国Dr Chuck Spezzano(我的心理学启蒙老师)的心理学工作坊后,深受Dr Chuck(研发出的情绪与灵性治疗原则)启发。
 
多年来,不断的自我探索/发现/明白/疗愈后,心灵很多的心碎也得予愈合。可是,这篇撰文里所写的闯祸(打破车灯)事件,却是多年来从没被我疗愈过的童年心碎。
 
当撰写那位小女孩的事件时,勾出了我潜意识心灵里这个埋藏已久也以为被忘记的往事。
 
当我动笔在写自己的这童年往事时,发现内在有种心碎及心酸的情绪。我知道,这是那些还没疗愈的部份被勾出来。(一般人会认为已经过去的往事,何必再去重记或重提呢?)
 
要知道,心灵的碎片是无法被忘掉,(人们以为只要不去想“它”就行了)也不会随时间而逝去(今次旅程没做完的作业,将会在下一次的生命旅程延续)
 
疗愈的方法就是承认它的存在,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再一次回到那个“痛点”并将它疗愈。(承认它的存在不是悲观或消极,是智慧及勇气)
 
“爱”与“宽恕”就是最好的疗愈。
几乎所有的痛苦都来自误解。只要能回到那次的痛点,并真正明白事情发生的真相,给出爱与宽恕,那一层面的痛苦就能被疗愈。
 
多年来我所帮助过的“个案”(曾经被父母深深伤害过的人),我都会让他/她们选择用“爱与宽恕”来重新连系回与父母当时切断的部份。
 
我也愿意请老天把我带回五岁的那一刻,不论当时我已经偏离了多远,请求老天把我带回生命的中心点,也请老天把母亲带回她生命的中心点,并观想把“爱与宽恕”化成光送给母亲。(拥抱母亲)